山东鲁农种业假种坑农 董事长系县农业局在编人员鲁农种业假种子董事长

伟德国际

2018-11-10

  经济导报记者刘翔高青报道  假种坑农。

尽管国家不断加大种子市场的整治力度,但在利益的驱使下,以次充好、鱼目混珠等现象仍屡有发生。

  今年以来,由青岛农业大学(原莱阳农学院)研发培育的种“莱农14”,在淄博等地陆续被曝出现仿冒。 “经植物DNA鉴定,从博兴金种子公司扣押的‘永丰莱农14’,与真正‘莱农14’不同。 ”5月20日,博兴县公安局出具的一份鉴定意见书显示。   相关问题种子的源头,指向了山东鲁农种业股份有限公司(下称“鲁农种业”)。

“所售种子并非假种,而是‘陈种’,系公司2010年购入的‘莱农14’积压品。 ”18日,鲁农种业董事长张献忠接受经济导报记者采访时,对上述鉴定结果提出了反驳。   但事情似乎并非如其所描述的那样简单。 导报记者采访多名业内专家后了解到,同一款种子的DNA谱系,并不会因时间而改变。

  此外,值得注意的是,鲁农种业原是淄博市高青县农业局下属企业,2011年改制为股份公司;张献忠目前仍任高青县农业局技术推广中心主任,属副科级。

  陈种?假种?  作为一款相对高产的玉米种,“莱农14”的销售权自2006年起就被两家种业公司(山东连胜种业有限公司与济南永丰种业有限公司)买断,其余公司需与两公司签订相关购销合同才能销售“莱农14”。

  “今年春天,我们在做市场调查时发现,市场上部分流通的种子包装和粒型外观与真正的‘莱农14’不同,疑似为假种子。 ”14日,连胜种业总经理夏连胜接受导报记者采访时表示。   夏连胜介绍说,在发现疑似假种后,连胜种业第一时间与永丰种业沟通后了解到,疑似假种的包装与所售真正的“莱农14”不符。

  为辨别真伪并弄清假种制售渠道,连胜种业选择了报警。   14日,博兴县公安局一名民警向导报记者证实,当地公安部门在调查后,已扣押了博兴金种子公司从鲁农种业购进的约9000斤玉米种子。

随后,将样品送至北京农林科学院进行了DNA鉴定。 鉴定结果与夏连胜的担忧一致,并非真正的“莱农14”。

  “博兴公安局的DNA鉴定结果并不标准,我公司所售种子系2011年从永丰种业购入‘莱农14’剩余的积压品。

”张献忠认为,鉴别是否是假种需要进行种植鉴定才能定性。

  张献忠表示,2011年公司与永丰种业签订了购销合同,永丰种业并提供了部分包装袋。

目前所用的正是这部分包装袋。   “DNA鉴定一般不会出现偏差,如果非‘莱农14’,其DNA谱系自然不同。 ”对此,永丰种业张姓负责人19日接受导报记者采访表示,2011年与鲁农种业在签订合同时,规定鲁农种业只能统一包装销售相关“莱农14”。

  问题种子或来自甘肃  14日,导报记者驱车来到位于高青县东南部的高城镇。

  在高城镇袁家村、辛庄村的部分村民家中,导报记者见到了“莱农14”问题种子。

  在辛庄村,导报记者拿出一袋永丰种业的正规种子与问题种子做了比对,尽管“莱农14”问题种子外包装上有醒目的“莱农14”标示,但包装袋色泽与真正的“莱农14”有明显区别。

  此外,在问题种子外包装上,并没有生产日期以及检验检疫标志。   “假种子”的负面影响,对相关公司经营也造成了一定的冲击。

“这批假种子对连胜种业造成的经济损失,约在200万元左右。

”夏连胜表示,桓台、博兴、高青、周村、临淄等地都出现了类似的假种子。

  “真正的‘莱农14’品质好、脱水好,且耐密植,长成玉米的售价要比一般的玉米每斤贵上2分左右。 ”永丰种业上述张姓负责人也表示,今年淄博地区假种子泛滥,对“莱农14”冲击较大。   “从种子外观上判断,问题种子或许来自甘肃省武威市等地。

”夏连胜表示,假种子成本极低,仅比商品粮价格略高。

  “依靠工商、农业部门打假是防止农民受到假种子坑害的一道屏障,农民朋友也必须掌握一定知识,增强识假防假能力。 ”对于如何鉴别种子真假,夏连胜建议,买种前应仔细查对包装袋上的三个名称(品种名称、产地名称、生产商名称)、一个时间(生产时间)、四个质量指标(纯度、净度、含水量、发芽率)、三个编号(生产经营许可证号、检疫证号、品种审定编号)。   双重身份  张献忠除担任鲁农种业董事长外,还有另一重身份。

导报记者从高青县农业局办公室了解到,张献忠是高青县农业局“在编、轮岗”的人员,目前仍担任该局技术推广中心主任一职。   鲁农种业始建于2006年,系高青县农业局下属国有种业公司改制而来,注册资金3150万元。 在改制时,部分资金来自该局内部人员集资。   导报记者获得的一份《山东鲁农种业股份有限公司2012年年度报告》(下称《报告》)显示,鲁农种业去年营收万元,其中,玉米种子营收万元,为公司第一大收入来源。 2011年总营收也在亿元以上。   《报告》显示,截至去年底,鲁农种业股东人数79人。

其中,张献忠为第一大股东,持股比例%。

  在日常的农资检查中,农业局通常扮演着重要角色。

导报记者注意到,在高青县农业局,也专门设立了农资稽查的科室。

  但是,农业局内部人员从事生产经营,如何能保证监管的真实性?同时,来自农业局的背景也使其在当地农资产品市场竞争中,难免有“近水楼台”之嫌。